邓丽君墓碑遭疯狂粉丝污损 碑上有明显双面胶痕

  • 文章
  • 时间:2018-12-27 09:43
  • 人已阅读

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花瓣上滑落下的泪,不一定是花儿的泪,也许是老天的泪;河水上的美丽,不一定是它的美丽,也许是岸边的美丽;天空的耀眼,不一定是它的耀眼,也许是彩虹的耀眼!我懂我,你懂我,他懂我,也许谁也不懂我。对着桌子发呆,转头看看窗外似乎能够看到那些依稀的小星星,虽然还不是那么靓丽。回忆着,回忆着……回忆着4个月前,回忆着5天前……回忆着4小时40分钟前,回忆着一分钟前……原来他们都已经试过去式了。现在时我再继续……站起身来抚摸着墙面,望向天空,已经接近黑了,看向闪闪发亮的小星星,虽然还不是那么耀眼。渐渐的觉得,一眨眼,我伤害了很多人,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是以前?是现在?我伤害的对我来说都这么重要。我弥补了,弥补的为什么这么不完美。他的干脆,我现在不敢去想。他的不舍,我现在不想去念。我又能做什么?是说我习惯了,不能改变了,习惯上了这种感觉么?不能改变这一切了么?一步一步,一寸一寸,只能说:对不起。我艰难的移动到窗边,再次仰头含泪看向那耀眼的小星星,轻轻的说了句----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篇二: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好久没有这样熬夜追一部电视剧了,只觉得精彩,每一分钟都不容错过,可是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令人心痛的结局,让人觉得之前翠平与余则成之间所有搞笑温馨的场景,诙谐亲呢的对白,都是为了烘托出这个悲惨的结局更悲惨。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后一集,两人在机场相遇的那一幕,那是真正的咫尺天涯,相见却不能相近,只有四目深情相对,无边的悲喜交加,无限的依依眷恋,深深的无奈与不尽的牵挂,让人唏嘘……当载着翠平的汽车缓缓开动时,余则成视周围的人为透明,对着车头做出搞怪的母鸡状,转着一圈又一圈,车内的翠平含泪带笑,已明了其中深意。飞机起飞后,翠平回到他们曾经的家中,找到了余则成留下的情报,也看到了余则成郑重珍藏保留下来的他们的“结婚证书”,不由展颜微笑……夜色下,熟悉的院落里,她的身影如此孤单寂寥……在看完大结局后再回想这一幕,心中有说不出的难过,无法想象,翠平在经历了一场这样生死与共的爱情,失去了这样一个深深爱过的男子之后,该怎样去面对未来“不能离开小镇一步”的每一天,而那个深爱着翠平的余则成,那个在听到翠平牺牲的消息后悲痛到几乎连心都要呕出来的余则成,又怎样能做到,在千里之外的异乡,“奉命”去和另一个女人“恋爱,结婚”?即使导演大发慈悲,让那个女人是晚秋!翠平和余则成,他们是两个勇敢的地下工作者,他们是世间一对平凡的夫妻,只希望能带着红花迎接胜利,然后告别危机重重的潜伏生活,回到家乡去过平常的日子,生几个“嘴巴小点的女儿”和“眼睛大点的小子”……他们是功臣,为胜利曾作出卓著的贡献,他们的愿望如此平凡渺小,到最后却也是落空。(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站长看透时局之后,曾动情地诚挚地对余则成说,走吧,带着翠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去过安定的生活……大结局中,那个所谓的地下联络员在听了余则成询问翠平的消息之后,冷冷地说,就算找到了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当那个地下联络员傲慢地、冷漠地、居高临下地、近乎施舍般地告诉余则成他正式成为党员时,余则成的嘴唇一再翕动,我几乎以为他会说“不,谢谢!”……安排这样一个令人生厌的人物出现,真让人怀疑余则成艰难地说出的那句“我会为此奋斗终生”的话是发自内心,还是无奈的选择,还是,为了翠平?这样的结局更接近真实吗?我想不。可以安排他们离散,或许终其一生无法聚首,但至少,应该让他们还有一个说的过去的未来,可以带着过去刻骨铭心的记忆,重新寻找各自属于自己的正常生活,而不应该是,永远在等待,永远在期待,却永远看不到明天,永远看不到希望,被死死钉在了时间的某一点上,无法向未来再迈上一步。或许在某种程度来说,这样的结局是成功的,因为这样会让人更放不下,但我情愿看到,相隔多年后,翠平与余则成再度重逢,相拥而泣。等待多久都可以接受,但一定要有重逢!篇三:怅望江头江水声周六上午正想去参加同学儿子的婚宴,还是给我亲爱的同事打了一个电话。学校安排培优补差,有我一节课,昨天求助同事帮助,同事欣然答应。牢靠事好办,我还是确认一下结果心里踏实,不然有点唐突我的半百年龄。电话打过去,熟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连串的赔礼道歉。得!他忘了。忘事是正常的,俗语云:人有失手,马有漏蹄;假如生活里都是丽日蓝天、康庄大道,人生志趣就会减弱好多;有风有雨,小有颠簸、坎坷倒会使生活更有色彩。既来之,则安之。十一点四十五分,上课结束,马上奔赴婚礼现场。一路狂奔,到了目的地,婚庆大典还没有结束,赔了许多笑脸,好好检讨了自己的迟到,同学才肯让我入座。一旦融入群体,往日同窗之情沛然而起,好一番交头接耳、耳鬓厮磨、惺惺相惜。菜很上品味,酒香浓甘醇,但大家在意的还是对孩子们新婚的祝福和眼前的相聚。“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诗圣的前半句是实,后半句我们做不到;光阴荏苒,不舍昼夜,昔日的小青年而今成为小青年的父母而参加他们如我们年轻时的婚礼,怎不令人感叹: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晚上,信手翻看家庭的照片,不觉发现老妈的两张。思索半天,才想起当时的光景。老妈于2013年清明辞世,而今已经一年多了,不由潸然泪下。记得有人说过:离家生活的子孙,回家来看老人,是见一面少一面啊。彼此的距离渐行渐远,一直到阴阳相隔。老爸还在,周日必须去陪他。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时再跺足捶胸、呼天抢地还有什么用!唐代诗人李商隐的《暮秋独游曲江》说道: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今天一切,岂不是如此?今日将过,无计留住,明天不可不好好计划!周日早饭后,正待打点行囊回老家,老爸的电话打来了,要我把他的身份证带回家。多年父子成兄弟,我还没有做到,但父子心意相通还算差强人意,至少我这样以为。回到家,我们爷俩去村委会确认父亲养老金事宜,接着我们一起去宋楼镇。老父八十有三,须发皆白,没有“黄忠抡大锤——老当益壮”的矫健,但有强壮的儿子陪护,老父蹒跚的脚步似乎稳健了许多。刮净了须发,我邀老人下馆子,老人欣然应诺。我让老人选择饭店,老人还是把主动权下放给我。我说去姨表弟尹剑锋菜馆“天府菜馆”,老父摆手拒绝,他说:剑锋是个好孩子,菜馆经营得风生水起。咱们去了,他肯定不要钱的。咱们不是吃的嗟来之食,他不要钱,咱们心里不得劲!看到了吧,老父不简单哩,早年毕业于徐州师范学校,也是知识分子,至今眼不花、耳不聋。老父说,咱先转悠转悠,想去吃哪家,就去吃。老父稳步行走着,我亦步亦趋的跟随,就像小时候他跟着刚刚学步的我一样。来到一处羊肉汤馆,老父说:就是它了,咱们去喝上一碗。老板碰巧是我初中同学,一番寒暄后,两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端上来。辣椒油、陈醋掺入,又泡上莲花白的烙饼,喝一口汤,滋心润肺;吃一块劲道的汤泡饼,唇齿生香,真的好过瘾。付账好一番谦让,终于还是付了钱。此时老父亲与老板娘唠起了嗑,还查看了人家的羊肉汤锅,提了一些建设性意见。无非是要用上好的羊肉,煮老汤时多放些白芷,醋最好用镇江恒顺香醋和山西老陈醋等。回到家,我爷俩摆起了饮食的龙门阵。老爷子问我,我同学的羊肉汤到底能得几分,我把手指捏拢到一块。老爷子点点头说:是啊,最多打七分!他接着说:我和老板娘谈论高汤的问题,我问老板娘为何不用羊架熬汤而偏用羊头骨哪?老板娘告诉我,用羊架成本太高,十元钱一碗的羊肉汤裹不下来。我问她如今一天能卖多少汤,她说只能卖三分之一大桶,而刚开业是能一天卖出去两大桶啊!我逗老爷子说:老头,教教我里面的秘密,我回去好教训剑锋。老爷子笑了:剑锋的生意好啊!我曾经试探过他:他正在撕扯一只卖给顾客三十五元的大盆鸡,我给他要了一个熟鸡腿。他给我后,又从冰柜里拿出一只鸡撕下一只鸡腿放在锅里。他的生意好的原因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你的同学就不行了,看了生意火了,马上偷工减料,还能有好?天不可欺啊!怎么样,老爷子有点真知灼见吧。谈到生活和生死问题,老爷子给我读了《读者》上的一段话:迟早我们必须认识到,世间没有可以一劳永逸的终点和归宿。生活的真正乐趣在于旅途,在于过程。终点只是梦幻,它常常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逝水年华细斟酌”,多好的箴言!不是抱恨前朝,恐惧来日,也不是今朝的重负使我们忧虑不安。悔恨和恐惧是劫夺我们美好今朝的孪生窃贼。所以,不要在过道里徘徊踯躅,不要时时计算里程度日如年。去爬山吧!去吃冰淇淋,去赤足奔走,去畅游江河,去欣赏朝霞夕阳。多一些大笑,少一些哭泣。生命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这时终点就会倏然而至。老父亲读完笑着对我说:我吃不了冰淇淋了,我也不能赤足奔走了,更不能去畅游江河,可是能活一天,我就会快快乐乐的生活一天!妈呀!幸亏是我年逾八十的老父亲,我不能有太疯狂的举动,要是面前是我的学生和孩子,我会一把捉住他,把他举起来!“怅望江头江水声”的原因是“深知身在情长在”,纵使情长在,只要直面生与死,还是会感到生活和生命的美好,怅望只是感时恨别一时感觉。英国诗人兰德在《生与死》里说得好: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有双亲健在的日子,就像依傍这方富丽的芝麻地,美好而踏实,不经意有微笑溢出,幸福满满!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892730.html